首页 / 政策法规 / 行业动态 / 建筑艺术 / 大奖赛专题 / 名家论坛
名家论坛
人物访谈
更多 >>
人民日报人民要论:中国建筑要有文化自信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城市建筑成就举世瞩目,人民大会堂等北京十大建筑堪称经典之作。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城镇化快速推进,一批现代建筑充满时代气息、美轮美奂。但在城镇化快速推进的进程中,也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奇葩建筑”,不断冲击社会公众的审美底线,引发人们强烈吐槽。对此,习近平同志指出,城市建筑贪大、媚洋、求怪等乱象由来已久,这是典型的缺乏文化自信的表现,也折射出一些领导干部扭曲的政绩观。当前,治理城市建筑乱象需要多措并举,尤其要确立文化自信。 城市建筑五大乱象 乱象一:崇洋。这些年来,复制国外地标性建筑的山寨之作在不少城镇粉墨登场,以美国白宫的出镜率为最高。同时,笃信“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请外国人进行建筑设计之风也迅速蔓延。我国四大一线城市2006年以来兴建的19座大型地标建筑中,主设计师为外国人的达15座之多。一些在西方都很难被付诸实施的“超前卫”建筑设计,在我国也有人追捧,西方建筑理念如水银泻地般在我们的一些城市流淌,我国俨然成为国外建筑设计师建筑理念的“试验场”。 乱象二:求怪。相较于崇洋追外的洋派建筑,一味追求怪异造型而罔顾安全、不讲实用的雷人设计更是屡见不鲜。一些号称“后现代”“反力学”的奇异建筑纷纷出笼,与周边环境极不协调,与大众审美大相径庭,与民族文化格格不入。不少设计师以是否具有视觉冲击力作为主要价值取向,认为颠覆传统、与众不同就是“标志性”,似乎什么样的建筑形态都有存在的理由。 乱象三:趋同。“擦黑板式”的旧城改造屡见不鲜,城市的传统个性荡然无存。建筑设计师相互抄袭司空见惯,为了赶工期、抢时间,往往东拼西凑、照抄照搬,大中小城市如同个头不一的“一母同胞”。城市模样雷同、呆板,火柴盒般的“水泥森林”遍布神州大地。一眼望去,各个城市几乎是清一色的高楼大厦和千篇一律的市政风貌。 乱象四:贪大。近些年来,各地大都做起了“大规划”。一时间,大广场、大马路、大街区、大立交、大草坪纷纷上马,竞相比高、比大、比技术难度。一些地方政府出资的项目在这场竞赛中推波助澜,不时有新建筑刷新全国乃至全球建筑高度、体量等纪录。在全国的地级市中,不少城市正在规划建设“国际大都市”。有人预计,到2022年中国摩天大楼将达1300多座,是美国的2.5倍。 乱象五:逐奢。一些地方政府财力有限,却乐于上马一些华而不实的奢华工程。在严重缺水的地方挖人工湖、建大喷泉,打造“北国江南”;对城区道路反复开膛破肚,还称之为“实施畅通工程”;安装价值不菲的景观灯,打造“不夜城”。这些不计成本的“烧钱”建筑,有的被作为夸功炫绩的工具,有的则沦为贪官与不法商人利益输送的温床。 建筑是石头书写的史书,是最为显像的文化符号。城市建筑之所以乱象丛生,一些地方以权代法的决策者、唯领导马首是瞻的设计师、将可行性研究做成“可批性”研究的职能部门,都难辞其咎。但究其根本,城市建筑乱象暴露的是扭曲混乱的价值标准和陷入迷茫的文化传承,反映出我国建筑行业缺乏文化自信。治理城市建筑乱象,关键是确立文化自信,推动建筑文化在中国文化序列中展现独特魅力和厚重底蕴。 构建中国特色建筑文化 中国建筑要面向未来,但我们更不能忘记它还背靠五千年中华文明。我们应认真梳理和汲取拥有强大生命力的中国传统建筑风格和元素,坚持以人为本的建筑本原,既研究传统建筑的“形”,更传承传统建筑的“神”,妥善处理城市建筑形与神、点与面、取与舍的关系,在建筑文化泛西方化和同质化的裹挟面前清醒地保持中国建筑文化的独立与自尊。在此基础上,我们要弄清楚西方建筑文化的来龙去脉,把东西方建筑文化融会贯通,在继承民族优秀传统的过程中吸收西方优秀建筑理念,在与西方建筑技艺交融对话中不断发展中国建筑文化,努力建造体现地域性、文化性、时代性和谐统一的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建筑。 应抓紧构建体现民族特色、符合时代需要的中国建筑文化,让建筑回归理性,以用为先;回归生态,以俭为先;回归社会,以公为先;回归专业,以责为先。鼓励院校、专家、媒体开展建筑文化讨论,在大众媒体开设建筑文化专栏,在全社会树立正确建筑价值观,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注意弥补国民建筑文化素养的不足。从娃娃开始抓审美文化教育,在义务教育阶段重视美学素质培养。作为“关键少数”,各级领导干部尤其应补上建筑文化这一课。 让城市建筑规划设计回归理性 规划科学是最大的效益,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规划折腾是最大的忌讳。治理城市建筑乱象,应从扭转非理性的规划设计入手。在建筑规划设计中,牢固树立保护和弘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理念,对城市核心区建筑文化的保护和传承要划出红线,注重延续城市文脉。从历史和文化的视角审视城市建筑规划设计工作,找到符合国情和地域文化的规划方法,在深入挖掘建筑文化内涵和区域特色上下足功夫。 城市规划部门应严格把关,对不合理、不合格、不和谐的规划设计坚决说“不”,从严从细制定规划设计的规范,不给粗俗、浪费、复制、抄袭的规划设计方案开绿灯,营造严谨重质的氛围。强化规划设计管理,以鼓励尊重文脉、创新设计为出发点,制定管理目标、管理办法及综合应用细则,为推出更多科学合理的规划设计方案提供有力制度保障。 大力提升建筑设计师的文化素养 有人说,奇怪建筑产生的责任归属应当三七开,决策者七、建筑师三。事实的确如此。一方面,面对汹涌而至的欧美建筑潮流,一些还不成熟的年轻建筑设计师不免眼花缭乱、失根失重;另一方面,在巨大的新增建筑数量面前,我国建筑设计师与人口之比仅为西方发达国家的1/5到1/10。高强度、低收费、恶竞争,使我国一些年轻的建筑设计师出现“拿着农民工工资,掐着秒表加班”的状况,于是,敷衍应付、东拼西凑、囫囵吞枣、山寨模仿也就成了常态。 应下决心改变我国建筑设计行业出现的行业生态堪忧、专业素养不足的窘境,大力加强建筑设计人才队伍建设。特别要注重提高建筑设计师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理解和自信,消除迷茫和误解,立足民族优秀传统,珍视历史文脉的继承和发展。同时,让建筑设计师学习环保、节能、智能等国际先进技术和经验,在深入了解西方过程中反思自己,在与世界文化对话中提升自己,进而将建筑文化上升到哲学层面进行认识,并用通感、体悟等东方思维模式对其进行升华,完成中国传统建筑文化在当代的重构。惟有如此,才能培养既尊重国情与历史、又懂得西方与现代的优秀建筑设计人才队伍,促使城市建筑走上传承文化、鼓励原创、重视质量的良性发展之路。为充分发挥建筑设计师的主观能动性,确保建筑设计师在工程设计中的主导作用,应早日出台相关法规,将建筑设计纳入法治化轨道。 坚决摒弃“长官意志”和“瞎指挥” 畸形政绩观对城市建筑的“瞎指挥”,是城市建筑出现乱象的重要原因。为此,应完善决策机制,把错置在领导干部身上的城市建筑话语权交还给市场和使用者,将行政权力严格限定在项目合法、经济可行等把关方面,让政府成为强有力的监督方;健全民主集中制,形成项目绩效评价硬约束,加强对财政资金使用的管理,遏制举债建设“形象工程”;规划和建设部门除了把好程序合法关,还要把好建筑艺术关和技术关,使城市建筑既不是简单由行政力量定夺和摆布,也不是任由商业力量主宰和决定;将招投标信息、评审意见、领导决策意见等全部在网上公布,杜绝暗箱操作,冲破利益圈子;完善决策全程记录存档制度,使决策过程可事后追溯、决策过错能有据可究;充分发挥地方人大行使重大事项决策的权力和人民政协民主监督的作用。 治理城市建筑乱象,当务之急是建立实实在在的公众参与机制、提高专业人士话语权。相关责任人必须认真接受建设委员会的审查质询,确保评审团的专业性和独立性,从机制上防止专家团成为决策者的“应声虫”和“表决器”。建立方案公开和决策信息公开制度,主动征询公众意见。同时,可加强对已建、在建、在批建筑的审核、改造。对已建建筑要认真梳理排查,需要改进又能够改进的,应协调业主单位进行改进;对在建建筑要进行复核,确有必要的要在设计方案上作出调整;对在批建筑更要进行严格审核,发现问题立行立改,决不姑息迁就。 (作者为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 《 人民日报 》
詹姆斯·斯特林
    詹姆斯·斯特林(James Stirling,1926年 - 1992年)著名英国建筑师。1981年第三届普利兹克奖得主。生于格拉斯哥,毕业于利物浦大学,开业于伦敦。他死后英国皇家建筑学会设立了以他命名的斯特林奖。     中文名 詹姆斯·斯特林 外文名 James Stirling 国    籍 英国 出生地 格拉斯哥 出生日期 1926年 逝世日期 1992 职    业 建筑师 毕业院校 利物浦大学 主要成就 1981年第三届普利兹克奖得主等 代表作品 莱斯特大学工程楼 (1959) 等     生平介绍     英国建筑师、城市规划师,因他的非传统设计和摆脱国际式的功能主义的运动而闻名。斯特林出生在格拉斯哥、在利物浦接受教育,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参军,曾参加过诺曼底登陆战役。1945~1950年在利物浦大学建筑学院学习。1949年曾作为交换生赴美,50年代初期在伦敦开业,1956~1963年与詹姆斯·高恩合伙,两人合作设计了汉姆居民楼,这座建筑被认为是新野兽派的代表作品。1959年,斯特林为莱斯特大学设计了工程楼,在这座大楼中,他非常注意对交通线的组织。1971年起与威尔福德(Michael Wilford)一起工作。他早期的作品主要是低房规画。他以一种被认为是新粗野主义的风格进行设计。他用这一风格设计的三大工程,特别是列斯特(Leicester)大学工程系馆(1959~1963)引起国际重视。     到70年代后期,斯特林的建筑风格已发展为所谓「高科技」。他的伦敦南门住宅项目(1972~1977)包括颜色明亮的塑料墙。他对德国斯图加特新州立美术馆(1977~1984)的设计是古典主义与几何抽象的的后现代派的结合体,这一设计被许多人认为是他最大的成就。在他设计的其他著名的建筑物中,有福格博物馆(Fogg Museum,1979~1984)和阿瑟‧萨克勒博物馆(Arthur M. Sackler Museum,1985),(Arthur M. Sackler Museum,1985),两者都在哈佛大学内。1981年,斯特林获普里茨克(Pritzker)建筑奖。     代表作品     建筑界就像一座良莠不齐的大花园,既有枝头的花繁叶茂,也有树下的黯淡凋零。而建筑师就像是枝头的花朵,靠着不同的味道,吸引着来这座花园里参观的人们。而这位出于在苏格兰的建筑大师 —詹姆斯斯特林虽然离开了我们数十年了,但从他作品里所迸发出的特殊魄力,仍然深深的吸引着我们。无论是在打开电脑浏览互联网还是走进建筑学院的图书馆,关于詹姆斯·斯特林的书籍和资料远不如像库哈斯的《S,M,L,XL》那样随处可见,建筑院校的学生们也很少有人像讨论王澍或者伊东丰雄那样,对他们的建筑作品和思想争论不休。     也许一提起苏格兰,人们想起的更多的是吹着风笛、穿着短裙的苏格兰人民,回味悠长的威士忌,或者更多的电影迷会想到梅尔吉布森所导演的《勇敢的心》中威廉·华莱士带领着苏格兰人民反抗英格兰暴政的历史。而格拉斯哥,这座苏格兰最大的城市,更是以其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文化氛围滋孕这年轻的斯特林,使得年轻的斯特林便散发出优雅、浪漫的绅士气质。和无数青年一样,斯特林揣着梦想和憧憬来到了这所拥有世界上最悠久建筑学办学历史的学校—利物浦大学。 这所培养出了马克思维尔,董建华等众多名流政要的学府跟谢菲尔德大学,曼彻斯特大学等六所大学并称为:红砖大学,是全英国乃至全世界顶级的高等院校。而利物浦大学的建筑学院的师生更是迸发着无尽的活力,对欧洲建筑历史稍有了解的人便会知道,上世纪60年代“阿基格拉姆”似的建筑思潮在建筑界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而这种建筑思潮随着科技的进步,地球环境的进一步拥挤而获得了新的生命力。而利物浦大学的建筑学院就是该思潮的重要阵地,至今在其建筑教室和展厅里,可以见到规模宏大的数字化模型,反应出了师生对参数化建筑生命发展种种可能性的探索和猜想。即使是计算机技术尚未起步的半个世纪以前,高技派和典雅派的建筑设计思想仍然在斯特林的作品中迸发出了强大的活力。   这看来也许是矛盾的, 因为要在历史积淀如此厚重的环境中来放手探索一种也许只存在想象之中的建筑模式,的确不是一件易事,因为首先面对的第一个问题便是要在古未之间寻找一个巧妙的平衡;在跟环境的对接方面,斯特林牢牢抓住了利物浦大学和利物浦这座城市历史的经典象征 — 红砖,并以此作为建筑外立面和主要体块的基调,而再次基础上进行了高技派建筑的典型手法进行表达;而建筑的平面则可以看出斯特林受到了北欧强调地域化和人情化建筑大师 — 阿尔瓦阿尔托(该建筑师的设计取向已经在玛利亚别墅和赫尔辛基国会大厦中充分阐明)的影响,将原本较生硬的几何化建筑体块融合、穿插,而创造出灵活有机而又能看出其几何构架的平面形式,在此阶段的建筑探索中,斯特林已经在建筑的平面和立体构成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模式,并在此基础上所进行的探索,而从中所萌发出的后现代主义建筑的倾向,为他生平中最重要的建筑实践 — 德国斯图加特美术馆设计创造了基础和方向。     德国斯图加特新国立美术馆的设计实践是在后现代主义在美国甚嚣尘上的90年代之前,詹姆斯·斯特林通过不断建筑实践探索和个人审美取向的选择,使后现代主义的痕迹已经在他的观念和手法中突显无疑。在美术馆的实践中,建筑主入口处倾斜的坡道无疑成为了设计突破传统的一个亮点,看似无道理的坡道将原本可以通过台阶实现的路径进行打散、重组,使得空间的感知从单一的、清晰的轴线对称关系改变为一种矛盾和复杂的对话,通过坡道进入建筑以后,室内的空间感受更是使得每一位游客加强了建筑师在空间设计取向上的认识,大厅的公共休闲空间通过两条不同曲率的“S”线创造出一个典型的双曲面,使博物馆的内部空间也能与室外空间的设计取向取得统一。这与美国后现代主义大师罗伯特·文丘里在《建筑的复杂性和矛盾性》一书中所倡导的建筑就应该避免单一的平面和空间关系,而应该是一个情感、尺度、和斗争的集成,使得不同的内容能够在这强大的载体— 建筑中得以充分体现不谋而合。德国斯图加特美术馆新馆的落成,使得该建筑成为后现代建筑发展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后现代建筑中的 volume、color、    paradox 在其中已经充分体现,大大提高了斯特林作为设计师在业界中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这也使得斯特林成为继菲利普·约翰逊和路易斯·巴拉甘之后第三位荣膺此奖项的建筑师。     后记:     虽然斯特林为我们留下的建筑作品并不算多, 而且我们也只能从他现存的作品中去探究他在设计中构思和灵感的蛛丝马迹,但他在设计中对空间、形体客体以及感知,反馈主体之间的把握是十分恰当得体的,不少参观过斯图加特美术馆的人都会由衷的感叹,在其中参观漫步,就像是是欣赏由建筑师为你撰写的建筑诗篇,而这样的诗篇所叙述的每一页轻重缓急正是我们想要听到的一样。这,也许就是对“建筑师凝固的音乐”最好的解释吧。
权威人物
更多 >>
备案编号:
鲁ICP备:14030413-1
版权所有:中国(威海)建筑设计国家平台
网站维护:威海齐东城市品牌运营有限公司
地址:山东省威海市环翠区海滨北路53-19号
电话:0631-5350617 传真:0631-5350617
邮政编码:264200 Email:chengshipinpai@weihaiguoyun.com